狐眸

凹凸世界 (乙女向)上?

凹凸全员(乙女向)[原谅我写着写着就懒癌发病了哈~]全员??(ooc属于我)

前提:对你表白时。

这是一个明媚的早晨,阳光轻轻柔柔地撒在你的身上,走廊迎面走来了一个人...


金:

“呀,是姐姐呀!”眼前金色的身影晃着他的手,脸上带着微笑,让人有如沐春风的的感觉,他跑上前,手上抓着一束向日葵,手指不安地搓捻着,耳垂不明所以地带着浅红。“嗯?怎么了?”你笑着伸手揉揉他的头发,“姐姐,我已经长大了,可...不可以做你的男..朋友啊?”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湛蓝色的眼里满是坚定。


格瑞:

“你...咳咳”银色的头发与金色的阳光相得益彰,精致的脸庞上带着笑意,他将你的手摊开,拿出烈斩,放在你的手里“拿了我的烈斩,你...就是我的人了”


雷狮:

头巾随着风飘动,他向着你走来,砰地一声,用身子紧紧地将你压在墙上,让你毫无退路,猛烈的攻势让你无处可躲,他的另一只手勾起你的下巴“女人,要不要做我的压寨夫人?”


安迷修:

褐棕色的头发飘逸着,双剑收于后背,看见你来,蓝色的瞳孔里带着浅浅的笑意。他在你的面前突然单膝下跪,抬起你的右手在上面轻轻地吻了一下,抬起头看着你缓缓开口道:“可爱的小姐,我冒昧地问一下,我能否做你专属的骑士,守护你一生呢?”


嘉德罗斯:

他提着他的大罗神通棍大摇大摆地走到你的面前,然后对着你说:“啧 渣渣,做不做王的女人?”


卡米尔:

红色的围巾在你眼前浮现,象征着那人的到来,他把你的手牵起,让你亲手褪去他的围巾,围巾下是一副精致的面孔,脸颊带着与平时不符的微微的红润,浅蓝色的瞳孔中带着期许:“在不触犯大哥的情况下,你可愿做我的第二个逆鳞呢?”


帕洛斯:金色的瞳孔像是阳光,却又比阳光更加地柔和,虎牙在嘴角浮现,白色的头发在风中飘动,他对着你“真挚”地笑着,向你走来,把你揽进怀里,眼里有火焰在闪动着“我贪得无厌,想要你的全部。”


佩利:前面那个打赤膊的身影出现在你的眼帘,他拉起你的手,突然凑近的瞬间你的脸微微地泛红了,他伸出手揉揉你的脸说:“喂,你怎么脸红了?噢?你是喜欢我么?正巧我也是。”红色的瞳孔里闪动着光,像是跳动的火,不曾熄灭。


丹尼尔:

他穿着一袭白衣,运用能力将你困住,你此刻已无路可逃,他凑近你,有力的双臂把你拥入怀中,沉稳有磁性的声音在你耳畔回荡“我喜欢你”


紫堂幻:

紫色的头发在眼帘里冒出,眼镜下的眼睛闪着光,小小的斯巴达们跟在他的后头,他手紧紧攥着“我...诶”似乎是刚鼓起勇气就泄了气,小斯巴达看着他着了急,便抢先开口道:“幻,他喜欢你,每次都跟我们偷偷讲起你,每次都忍不住脸红”“诶诶诶,我...我没有”说罢,脸上就染了几分红晕,“所以...你愿意做我女朋友么?”


凯莉:

嘴上叼着一根棒棒糖向你走来,星月刃在她的身旁漂浮着,黑色顺滑的头发散落在肩上,她塞了根棒棒糖进你的嘴,“吃了本大小姐的糖,就是本大小姐的人了”


埃米:

黑色的呆毛颇有活力,他一蹦一蹦地出现在你的眼前,他望着你,蓝色的眼眸想要努力地刻下你的身影,他向你伸出手,轻轻地牵住你,你揉了揉他有着可爱呆毛的脑袋,他嘟囔道:“真是的,我又不是小孩子。我可是要做那个能照顾你一生的人啊!”


艾比:红色的呆毛竖立着,左晃右摆的,红色的眼睛里满是羞涩,她一看见你,脸就不自觉地红了,扭捏着走到你的面前,向你递去一封书信,书信满是少女的小心思,对你的喜欢溢于言表,信的末尾:“我喜欢你”


雷安 糖

(学生党面临快要返校的挣扎)(ooc是我的咳咳)

    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,在凹凸中学中,阳光温柔地照射在地面上,安迷修戴着风纪委的勋章站在走廊上。此刻,雷狮海盗团正从远处走来,安迷修抬起头正对上雷狮的眼,然后他顺着那人修长的脖子看了看他的衣服,领口处解开了第一颗扣子,天鹅般修长的脖子从衬衫口出没。头巾顺着风飘动,衬衫在他身上衬托出那人颀长的好看的身材,安迷修的喉结颤动了几下,随后伸出手拦住了正要路过的雷狮,“衣衫不整,扣5分”雷狮应声问道“哦?我又怎么了呢,安纪委。你说我这样都衣衫不整,那是不是要我脱光了才不算衣衫不整?”雷狮解开了领口的第二颗扣子,然后一颗一颗地向下解着,安迷修不自觉地别过头,脸上却是染上了几抹红晕。他嗔怪道:“啧,恶党就是恶党,衣冠禽兽。”雷狮低下头看着这个比他矮几公分的人,伸出手扣住安迷修的双手向墙上压去“照你这么说,那我得做出些符合衣冠禽兽的行为了”雷狮单手扣住安迷修的双手,另一只空出来,挑起了安迷修的下巴。而也在此刻,海盗团的人识趣地走开帮大佬看风。“恶...恶党,你干嘛,唔~”还没等安迷修反应过来,雷狮的身子就顺势压了上来,用唇堵住了他的嘴,雷狮的舌撞开了他的齿,舌尖缠绕在一起,纠缠不清,雷狮松开安迷修的一只手,然后顺势扣住了安迷修的手指,安迷修感到身子酥软,想推开身上的人但手却无力,这一举动让雷狮的吻势更凶,安迷修不禁身子一软,瘫倒在身上人的怀里。雷狮在他耳边轻轻吐着热气“那,我亲爱的安纪委,谈恋爱扣几分呢?”安迷修的脸瞬间红得像一个熟透的苹果。只见怀里的人沉思了一会儿。“5...5分”“那...风纪委,你打算怎么出发我呢?”雷狮的眼里带着几丝戏谑。安迷修在雷狮怀里突然抬起头,直视着他的眼睛,蔚蓝色的眼里突然间充满了坚定,安迷修的手也在突然间扣紧雷狮的手“恶党,判你终身监禁,在我心里执行。”“好...”安迷修听见答复,抬头对着那人的唇啄了一下,雷狮趁机托住他的后颈,加深了这个吻。在两个人唇齿交缠之后,雷狮横抱起怀里人往外走去。“恶党,你干嘛”“带你去见我的海盗团,让全世界知道你是我雷狮的人了。”安迷修听后,愣了一愣,脸上浮起几分红晕,他把埋进雷狮的胸膛,双手紧紧地抓住那人的衣襟,不曾松手。“你以后就是我的压寨夫人了哦~”雷狮低头轻咬了一下怀中人的耳朵,怀里的人儿立刻就红透了耳朵跟脸颊。

    随着夕阳西下,橘红色的阳光撒在两人的身上,像是为两人专制的婚服,耳畔鸢鸟欢叫着,像是为新人而作的贺歌。

瑞金 微车糖

嗑一下瑞金的糖(ooc属于我)

嘿嘿(希望这辆小破车能开远一点)

明星瑞X记者金

格瑞是当时有名的红人,那可是红遍半边天的。他跟小时候的玩伴金不同,他帅气迷人,银色的头发像一缕月光,眼神里的冷冽更加让月光显得清冷。而金活泼可爱,自来熟,金黄色的头发在太阳的光辉下熠熠生辉,他是个记者。

这天不知是第几次格瑞来金家里了,金依旧时那副傻样,连旁人凯莉都看得出格瑞对这家伙有意思,但金似乎是没感觉到似的,仍然傻里傻气。凯莉看不下去了,趁金出去寻找素材,以及采访时偷偷告诉格瑞,金的秘密地下室的具体位置,让他去那里看看。

格瑞一开始是拒绝的,但好奇心驱使他前往那里。

等他进入了地下室之后,地下室里贴了许多的素材以及照片。他仔细地看了看,竟发现都是关于自己的,从出道开始一直到现在大火,各个时期的都有。他看了看周围,发现周围与普通房间无异,等他定睛一看时,发现桌面上有一台相机,于是他拿起相机翻看了里面的照片,结果居然满是自己的照片,相机旁放着张小纸条,纸条上写着“怎么办,好喜欢哥哥呀”他瞬间愣了一愣,待他回过神时突然门外响起了钥匙声,他急忙躲在了门后。

‌金哼着小曲儿走进这个地下室,“嘿嘿,今天又看见哥哥了,就是没能多拍几张哥哥的盛世美颜呢”然后他坐在电脑前,晃着鼠标。“噢?是么~”金小可爱瞬间被吓了一跳,他惊讶地问道:“你...你是谁?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格瑞从门后的阴影中缓缓走出,嘴角上挂着一丝似有似无的笑意。“格瑞...哥哥?你怎么会在这里?你来这干什么?”“咳咳,这你先不用问,我问你以后能不能别偷拍我了?哈?”“唔...哥哥不喜欢的话,我..我就不拍了。不然的话,哥哥会不喜欢我的”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委屈,眼角啜着泪。格瑞看着心上人落泪很是心疼,走上前,抱住金,用手抚去他眼角的泪,急忙解释说:“金...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喜欢我。以后我就是你一个人的了,你可以光明正大地拍不用偷偷拍了,你爱怎么拍就怎么拍,好不?”“好...”眼前的金发少年睁大了眼睛望着他,的眼里虽然还含有泪光,但那蓝色瞳孔里闪着光,像有一片星辰大海。格瑞的心咯噔一声,仿佛静止了一般。他看着金的嘴唇,那嘴唇红润而饱满,不禁一下子对着金吻了上去。嘴唇湿润的触感酥酥麻麻地传来,金不禁一下子瘫软在格瑞怀里。格瑞手扶着他的后颈,加深了这个吻。格瑞一下欺身压上金,暴风雨般地攻势惹得身下的小可爱刚流过泪的眼睛又红了起来,脸上的潮红不曾褪去。在猛烈的攻略下金只得求饶。一夜无眠,风雨过后,金小可爱被吃干抹净,可怜的他像风雨中被打落的花,眼角的泪还不断的落。格瑞看着怀里的可怜人儿,吻去了他眼角的泪,随后从脸颊,脖子,锁骨,胸膛,一路留下他的痕迹,独占这一味甜美。格瑞紧抱着怀里的人说:“我喜欢你,金”“唔...我也喜欢你呀~”“很久了”“我也是”

... ...

我是只属于你的温柔。

雷安(乱码的文)

雷安大旗举起来!!!!!
去LOFTER看见某位大大画的条漫之后乱码的文
文笔阔能不大好,emmm..

“什么是骑士啊?”
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传来...
“少爷,等你到了一定年龄,就自然会拥有专属于你的骑士。”另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。
“快跟我讲讲嘛....”
“唔~好吧.
骑士啊
是从你拥有他那刻起,
无论如何都不会背叛你,忤逆你,欺骗你...他会信任你,护你,忠于你,但他唯独不会爱上你。”
“亲爱的少爷,我叫安迷修。我以后就是您的骑士。”
“哦?安迷修么?”
眼前的人半跪在地,看不清他的脸。雷狮走上前,勾起那人的下巴,那人不敢反抗,顺着雷狮的力抬起了头,这人长得倒挺清秀,比会议厅里那几个咄咄逼人,又老又丑的人不同。他橄榄色的眼睛里闪耀着坚定的光芒,令人动心。
这双眼睛陪着他度过了漫长的岁月,伴着他找到属于自己的团队。此间他也曾玩弄过他的骑士,两人也曾分离。
一切都是这么的多变,唯独不变的就是那双橄榄色的纯净的不曾变过的眼眸。
一段段回忆不断地在雷狮脑海里回放着,他突然一下子惊醒,揉了揉自己的脑袋。看着身旁熟睡的安迷修,修长的手指抚上美人的脸,眼里尽是笑意。“豁?既然这骑士不会爱上我,那就是只好让他当我的压寨夫人了。”语罢,低下头,吻了吻那人的柔软的嘴唇,独占那专属于他的骑士,独占那一味香甜。

第一次开小破车

阴阳师

安倍晴明X源博雅

温柔攻X傲娇受

第一次码文,决定尝试

写得不好的请见谅指点。

有人上这对cp的车么?